舊區更新電視台:深水埗k20-23重建區台

我看見雷伯 (文╱阿島)

我看見雷伯

文╱阿島

雷伯

事情從來不算開天闢地。在深水埗元州街興華街一帶重建項目,既非這城舊區拆卸大計的初始也遠未到最後;街坊的抗爭語言清新活潑,其實也是有所承延,所謂「快樂革命」也曾見諸於利東街和皇后碼頭運動之中。

這次展覽就發生在灣仔,一個當初H15 關注組也辦過令人難忘的「整整一條利東街」展覽之地:攝影師將每棟建築物攝下,然後經過龐大的相片調校工作,整條利東街延開在展場上,它不立體,比起購物區的廣告板不算龐然,它的真實也不是絕對,但仍然震撼——利東街就在展場毗鄰,而展場裏竟然有人花這麼大的氣力去說明維持一條街道完整之必要,與美。我因而明白,躺在利東街上的真實建築,對城市裏的人來說已完全失去繼續存在的說服力。

又一次,我看見那種力氣。利東街關注組把建築物放大,深水埗放大的是人。十八幅三米多高的畫,一張畫一間舖,門前是該戶人,文字部分是他們自述的故事。幾年努力,街上展覽、「落區」的記者、《重建.重見》等書,已為逐家逐戶立下庶民傳。

他們的故事仔細得可說離題:文具店老闆會在人群前細數自己曾是小號手、救生員,人們問他今天還會吹小號嗎;他們道陳年情事;又或在自許「我貼嚮玻璃樽上嘅招紙冇人夠我貼得直。」「相比喜帖街的『特色』,深水埗像平常人家,沒什麼特別。

」一位參與者說。深水埗抗爭不算是一次搶眼的「招徠」,不符合政府的古生物學和古蹟要求而留下,也因此成就一場更根本的價值觀的詰問:一個人,一間舖,一種生活,有時比你的溫暖和歷史更長,也或僅此而已。她╱他們在維護,你懂不懂尊重?

照片裏,筆直站在中間的叫雷伯。他不是舖戶,不會弄花牌,沒有研製出老字號醬油。他是一名「一開始就在那裏」的住戶,從內地來港的知青,家裏沒什麼家俬書就有很多。他令我想起在利東街樓梯口賣手飾的may 姐,她也不是弄喜帖的,更沒有正式的舖。趕走他和may 姐,不會令某種傳統工藝絕種,不會令「特色」的空間消失。但他們是那種「我手上沒有籌碼,有的就是價值觀」式人物,為抗爭輸送神奇能量,雷伯冷靜may 姐激烈,在警察官員面前毫無懼畏。而他們也在落寞中簽紙同意離開,之後繼續回來支持。

罵他們簽下同意書顯其自私偽善的人相信更多,因為誰能夠容忍,這份堅持好像毋須付上「無法生活」的代價?但,他們都會活下去,你在他們身上看到的另一種價值觀,會在這個社會繼續流淌。

明報 2008-03-11世紀版D04

12 三月, 2008 Posted by | 街坊的生命故事, 媒體報導, 一家一畫街頭藝術展 | 發表留言

街坊「小可愛」 文╱呂文珊

明報 2008-03-11世紀版D04

街坊「小可愛」     文╱呂文珊

    編按:舊區重建的故事一再重演,深水埗的街坊又經歷了製作抗爭語言、復又被政府和社會無視、被告上法庭,剩下的少數住戶舖戶堅持溫柔對話的局面。發展局長林鄭月娥剛為這四年抗爭宣判無效,將「K20-K23 項目」定為非古蹟非拆不可。原每晚於興華街十一號地下車房吃飯的街坊,這星期起預備局長的坐位和碗筷,等待局長來吃家常便飯。究竟街坊是破壞社會的劣童抑或不是,且讀讀這位作者所寫深水埗街坊畫展觀後感。

 

    上周六下午,我參加了一個畫展的開幕禮。一眾創作者和嘉賓剪綵,又在花牌前與「政府官員」合照,大放彩帶禮炮,鎂光燈閃過不停。及後,創作者們帶領觀眾欣賞自己的作品,他們講解的自豪,我們聽得趣味盎然。

 

    這不是什麼著名或新冒起的藝術家的畫展,而是深水埗重建區街坊的圖畫故事展。十八間在深水埗重建區的小商舖、十八幅差不多兩米高的大畫、十八個生活點滴和故事,曾在他們生活過的街道上展出,現在於灣仔集成中心的展廊再次展示出來。嘉賓馮美華致辭時說,近年來社會運動往往搞得很「行」(與政府對抗),但這次她在憤怒中看見快樂。

 

    街坊之一、新忠花店的黃生,特意為這次展覽製作花牌,上面寫着「我愛深水埗街坊」。剪綵時,街坊們亮出各自在工作上的工具剪刀,如花剪、鐵剪等,而嘉賓們的剪刀則是另一街坊小店威龍文儀提供的美勞剪刀。他們相信政府官員願意聆聽,林鄭月娥未能前來,不打緊,我們弄一個林鄭面具,與「她」分享我們的生活故事。年近七十、潘拾園藝的潘伯站在自己小店的圖畫前,滔滔不絕與眾人分享他多年來在園藝方面的心得——向東邊的植物會生長得最好、秋季花兒開得最多最美、水仙花球底部凹進去就是雙托的……觀眾們直叫他作花神。金泰汽車的李生面對群眾比較腼腆,街坊和義工七嘴八舌幫忙搭腔,原來他的小車房就是街坊們的聚會所……

 

    強大的尊嚴

 

    整個開幕禮洋溢着街坊們對自己在深水埗的生活感到滿足、快樂和自豪,表現出他們的自信、尊嚴、和在生活中沉積下來的智慧和鄰里關係。

 

    在暮年面對重建的潘伯,我們在他的臉上找不到自卑,沒有被重建影響而認為自己被時代巨輪推倒、無可奈何要結束營業的自卑,沒有因為不被社會認同和重視的自卑。在潘伯旁的義工朋友臉上有擔心的表情,擔心潘伯沒有說出重點,就是重建對他的影響。不用擔心,潘伯的自信、潘伯對園藝的熟悉和熱情,及至每一位街坊的每一個故事,都是最卑微而又最強大、最實在的說明。

 

    因為這是一場不一樣的社會行動。

 

    總覺得一般的社會運動裏有一種頑童、或被視為頑童的傾向。這並不是說社會行動者是頑童,也不是說社會行動破壞社會的和諧和秩序之類。

 

    教書的友人分享,頑童之所以「頑」,大多有其因由和故事,只是不被看見和關注。頑童或許曾經努力表達過他的需要,但遭漠視。於是他搗蛋、吵鬧、破壞、不讀書、離家出走,甚至?手自毁。他透過這些行為呼救,但這些行為並不直接反映他的問題和需要。細心的師長或者會問「為什麼」,與他努力溝通,漸漸發現這些行為背後的根源。但更多的情况是責罰打罵,多次不改則標籤為「生性頑劣」。問題都沒有處理過,又如何改?

 

    早前在「漫畫騎劫社運」的活動中,社運朋友分享說,示威請願街頭劇等等,做是做了,卻不被看見,傳媒有時連半張圖也不刊。在策劃社會運動中,如何引起人們對議題的關注是重要的一環,我們在五花八門的表達方式上也能看見其中的努力。長毛梁國雄的示威行動中,往往喊出最直接的口號,但傳媒的報道只是「長毛又示威了」。社會運動裏的頑童特質——那麼「頑劣」那麼「對抗」,把社會運動推進頑童的困境裏——不被看見、聆聽、重視和了解。社會裏,大意的「師長」把這些行動一一約化成「又來了」。

 

    可愛的街坊,親愛的官員們

 

這種師長與頑童的關係並不為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所樂見。公民社會中,市民與市民之間應能平等而睿智地討論各種問題,而市民更是授權政府管治社會的主體。「頑童」的位置不單把社會行動的議題約化消音,更是對行動參與者直接的傷害——把市民表達意見的權利╱義務定義成「搞事」,把應該擁有權力的市民轉化成弱勢的被統治者。

 

    深水埗重建區的街坊何嘗不曾面對同樣的問題?街坊原本生活得好端端的,政府一聲重建打破他們的生活方式;而提出「繼續我們的生活方式」這等卑微要求的街坊,竟被視為「阻住地球轉」的攪事分子,被指「唔知想搏乜」,把他們告上法庭。他們被打進「頑童」的角色。然而,通過他們的圖畫和故事、通過這個展覽的模式,「離不開.深水埗」活起社區圖畫故事展把街坊的生活重新立體化地展現出來,街坊們自己也重新獲得尊嚴和力量。街坊們不在對抗,而是有尊嚴地、平起平坐地,告訴有關當局、告訴市民,一些他們在重建問題上或許忽視了的東西。

 

    面對這樣一群會在公開信開首稱呼政府為「親愛的」的可愛街坊,政府的官員們,你們會如何理解和面對?馮美華在致詞末段時,因看見街坊戴着面具扮林太,她也即興扮起林太來,回答街坊給政府的公開信,說,你們告訴我的生活故事,我聽了很感動,你們問我會否保存你們的生活方式,我的答案是:一定會!

 

12 三月, 2008 Posted by | 街坊的生命故事, 媒體報導, 一家一畫街頭藝術展 | 發表留言

大家睇,今日報紙講咩…

活 出 深 水   K20 圖 亡 冊

奧 斯 卡 最 佳 電 影 叫 《 No Country For Old Men 》 , 挪 用 片 名 以 喻 港 , 近 十 年 恰 恰 是 齣 《 No City For Old Town 》 , 新 樓 新 商 場 儘 管 起 到 勁 臭 寸 浮 誇 , 對 待 舊 區 , 一 律 爽 手 以 英 文 字 加 數 字 打 發 , 深 水 元 州 街 至 興 華 街 一 帶 , 「 重 建 名 」 K20-22 。 老 街 坊 幾 十 年 逐 吋 打 拼 而 來 的 基 業 , 可 被 當 成 電 腦 檔 案 Rename 完 後 Delete , 社 會 如 此 運 作 法 , 不 能 怪 新 一 代 急 功 近 利 3 歲 就 志 願 發 達 。
大 限 將 至 前 途 未 卜 , 然 而 面 前 的 日 子 還 得 好 好 過 , K20-22 區 內 幾 十 位 舊 街 坊 聯 同 義 工 , 以 圖 畫 及 故 事 記 下 他 們 在 深 水 最 甜 美 的 生 活 , 年 來 引 起 廣 泛 注 意 , 最 近 更 過 海 殺 入 灣 仔 展 出 。 「 唔 係 集 體 回 憶 , 係 生 活 ! 」 義 工 再 三 強 調 。 願 他 們 以 後 的 日 子 也 同 樣 生 動 而 鮮 活 。

記 者 : 劉 嘉 蕙
攝 影 : 楊 錦 文

<img alt="">

周 炳 光
掛 洗 衣 賣 膠 轆


zoom
人 家 掛 羊 頭 賣 狗 肉 , 我 掛 洗 衣 賣 膠 轆 。 呢 度 上 手 做 洗 衣 , 我 頂 做 , 我 做 車 房 33 年 , 我 企 度 就 係 生 招 牌 , 所 以 使 乜 換 招 牌 ? 但 個 招 牌 最 近 俾 橫 額 遮 住 !
做 車 房 係 我 志 向 , 爸 爸 都 係 呢 行 , 我 好 鍾 意 呢 間 舖 , 租 平 位 置 好 , 仲 放 得 落 我 兩 部 靚 車 , 一 部 白 色 老 爺 車 MG , 車 牌 1951 亦 係 出 廠 年 份 、 仲 有 部 黃 色 開 篷 MINI , 好 型 , 我 得 閒 就 去 兜 風 , 次 次 都 好 多 人 望 , 搞 到 朋 友 唔 敢 再 坐 我 車 。 遲 如 果 搬 , 都 唔 知 邊 度 搵 咁 大 地 方 安 置 佢 呀 。
我 隻 鸚 鵡 靚 唔 靚 ? 佢 叫 Bobo , 好 嗲 , 有 時 會 幫 我 鬚 , 不 過 好 少 講 。 我 以 前 養 過 隻 綠 色 , 好 多 嘴 , 見 到 女 仔 都 嗌 靚 女 , 街 坊 成 日 睇 佢 , 識 佢 仲 多 過 識 我 老 婆 , 餵 好 多 朱 古 力 同 糖 佢 食 , 不 過 前 幾 年 過 身 , 屋 企 人 搵 人 幫 佢 整 個 標 本 , 家 擺 屋 企 , 街 坊 仲 係 不 時 問 起 佢 。

Nike 眉 的 狗

養 寵 物 係 我 嗜 好 , 我 度 養 過 走 地 雞 同 黑 色 沙 皮 狗 。 試 過 有 客 旺 角 見 到 我 隻 狗 , 返 話 畀 我 聽 。 點 解 咁 都 認 得 ? 我 隻 狗 有 條 白 色 Nike 眉 , 係 細 佬 貪 得 意 畫 落 去 。 隻 雞 呢 , 每 日 都 生 蛋 , 我 會 去 畀 老 婆 食 。 有 排 幾 個 中 港 客 又 試 過 低 穿 山 甲 同 貓 頭 鷹 畀 我 養 。 家 去 晒 邊 ? 全 部 送 晒 畀 人 啦 。 呢 度 都 唔 知 幾 時 搬 , 早 幫 佢 搵 住 好 人 家 嘛 。

zoom

■ 毛 色 極 靚 Bobo , 周 生 話 免 招 搖 甚 少 亮 相 。

zoom

■ 阿 女 結 婚 , 黃 色 MINI 用 做 花 車 。

蘇 大 揮
飲 杯 茶 食 隻 蛋

影 相 好 呀 , 入 坐 呀 , 最 近 都 好 多 記 者 訪 問 。
( 蘇 婆 婆 : 水 滾 , 飲 潮 州 茶 呀 ! )
我 阿 爺 代 開 始 做 茶 葉 , 爸 爸 深 水 開 舖 50 幾 年 , 我 本 來 考 到 海 關 , 不 過 爸 爸 想 我 茶 莊 幫 手 。 前 兩 年 佢 過 身 , 我 同 媽 媽 更 加 決 心 要 守 住 間 舖 。
( 蘇 婆 婆 : 唔 好 講 住 ! 等 人 好 好 飲 杯 茶 先 ! )
呢 排 附 近 好 多 舖 唔 見 , 百 年 老 字 號 劉 成 和 醬 園 都 收 檔 , 真 係 好 心 酸 … …
( 蘇 婆 婆 : 飲 完 喇 ? 飲 多 幾 杯 啦 , 對 身 體 好 呀 。 )
( 蘇 婆 婆 : 食 隻 茶 葉 蛋 啦 。 )
我 阿 媽 整 茶 葉 蛋 好 出 名 , 好 多 人 專 程 買 完 茶 , 都 問 我 有 冇 茶 葉 蛋 , 我 潮 州 人 平 日 就 係 飲 功 夫 茶 、 食 潮 州 粥 、 茶 葉 蛋 就 夠 … …
( 蘇 婆 婆 : 食 完 喇 ? 食 多 隻 啦 , 唔 鍾 意 食 黃 可 以 食 蛋 白 。 )
真 係 好 唔 想 搬 呀 , 搬 過 幾 次 啦 , 見 過 有 幾 間 老 舖 去 第 二 區 , 熟 客 唔 見 晒 , 好 難 做 落 去 … …
( 蘇 婆 婆 終 於 放 下 茶 葉 蛋 : 搬 到 阿 婆 都 驚 呀 ! )

zoom

zoom

■ 蘇 記 茶 莊 , 圖 畫 門 面 的 燈 籠 最 像 真 。

林 偉 強
沒 有 哨 牙 的 哨 牙 林

我 老 竇 先 係 哨 牙 林 , 我 都 冇 哨 牙 ! 佢 69 年 就 度 做 生 意 , 改 呢 個 名 要 好 有 勇 氣 , 會 俾 人 笑 , 不 過 擔 保 全 世 界 只 此 一 間 , 唔 使 申 請 專 利 !
我 小 學 五 年 級 就 舖 頭 幫 手 , 時 仲 聽 到 海 浪 聲 , 家 就 連 個 海 岸 都 唔 知 去 邊 ! 細 個 去 游 水 唔 使 買 水 泡 , 用 車 入 面 黑 色 內 膽 就 得 喇 ! 我 呢 度 車 胎 , 幾 百 至 幾 千 蚊 都 有 , 平 同 貴 , 咪 又 係 地 上 面 碌 ! 所 以 人 好 多 時 都 係 買 虛 榮
同 樣 道 理 , 世 界 上 有 咁 多 間 膠 輪 公 司 , 間 間 咪 差 唔 多 ! 所 以 平 時 訂 貨 , 主 要 係 睇 邊 間 接 電 話 把 聲 好 聽 ! 如 果 係 麻 甩 佬 聽 , 就 唔 幫 襯 啦 。 記 得 有 間 公 司 個 女 仔 把 聲 特 別 溫 柔 , 一 定 係 好 女 仔 啦 ! 於 是 我 一 日 打 幾 次 電 話 訂 貨 , 順 便 同 佢 傾 偈 。 傾 成 兩 年 , 終 於 鼓 起 勇 氣 , 請 佢 睇 許 冠 傑 演 唱 會 , 為 顯 示 我 大 方 , 我 仲 請 埋 佢 幾 個 同 事 睇 ! 結 果 ? 家 個 女 仔 咪 係 我 老 婆 年 佢 公 司 仲 多 好 多 生 意 ! 但 係 老 婆 要 收 埋 唔 可 以 立 亂 畀 你 見 。
有 乜 打 算 ? 唔 知 呀 。 家 班 街 坊 同 政 府 傾 留 低 方 案 , 希 望 有 得 留 低 , 度 生 活 咁 耐 , 真 係 唔 捨 得 。

zoom

zoom

■ 哨 牙 林 膠 輪 公 司 的 林 生 嫌 幅 畫 唔 似 , 「 我 間 舖 多 好 多 貨 ! 」

一 圖 一 故 事


zoom

zoom

■ 富 貴 城 遊 戲 機 一 蚊 打 兩 鋪 機 , 是 平 民 遊 戲 天 堂 。

zoom

zoom

■ 圖 畫 中 的 人 面 呢 ? 採 訪 當 日 , 百 年 老 字 號 劉 成 和 醬 園 已 掛 上 結 業 告 示 。

zoom

■ 重 建 區 圖 畫 故 事 引 來 傳 媒 廣 泛 報 道 , 藝 術 令 舊 區 重 生 。

zoom

■ 展 覽 共 展 出 18 個 街 坊 故 事 , 全 部 都 是 用 心 之 作 。

離 不 開 . 深 水 活 起 社 區 圖 畫 故 事 展

日 期 : 即 日 至 3 月 31 日 ( 11:00am-8:00pm )
地 點 : 灣 仔 軒 尼 詩 道 302-308 號 集 成 中 心 集 成 畫 廊

3 月 份 展 覽 活 動 預 告

自 編 自 影 皮 影 戲
日 期 : 3 月 23 日 ( 3:00pm )

紀 錄 片
日 期 : 3 月 29 日 ( 7:30pm )

查 詢 : 9421 6235 ( 黃 先 生 )

10 三月, 2008 Posted by | 社區網絡, 街坊的生命故事, 媒體報導, 一家一畫街頭藝術展 | 發表留言

元洲街"地胆"-黎伯

生活在這裡四十多年,一直生活安穩。
大家也是左鄰右舍,又是貧窮的人,會互相幫助,去愛護這個地方。
但政府卻一意獨行,去破壞這美麗的社區

7 三月, 2008 Posted by | 短片, 社區網絡, 街坊的生命故事, 水深火熱的人們 | 2 則迴響

三代人的茶葉,3之2

三代人的心血,要的不是賠償,
而是好好地過自己原有的生活,
我無要求過你用公努幫我改善,
但你卻用公帑來破壞

22 二月, 2008 Posted by | 短片, 社區網絡, 街坊的生命故事, 水深火熱的人們 | 發表留言

三代人的茶葉, 3之1

三代人的心血,要的不是賠償,
而是好好地過自己原有的生活,
我無要求過你用公努幫我改善,
但你卻用公帑來破壞

19 二月, 2008 Posted by | 短片, 社區網絡, 街坊的生命故事, 水深火熱的人們 | | 發表留言

有關我賣菜的自由-第二集

這是個位於青山道的小菜檔,沒有名字,
卻集托兒/寄物/社區訊息交匯處/賣菜檔/家庭團聚與個人工作自由等不同意義於一身的數百呎空間,
本來是一個自助助人的網絡,卻將遭重建迫遷,去向未明…

17 二月, 2008 Posted by | 短片, 街坊的生命故事, 水深火熱的人們 | | 發表留言

有關我賣菜的自由…(第一集)

這是個位於青山道的小菜檔,沒有名字,
卻集托兒/寄物/社區訊息交匯處/賣菜檔/家庭團聚與個人工作自由等不同意義於一身的數百呎空間,
本來是一個自助助人的網絡,卻將遭重建迫遷,去向未明…

14 二月, 2008 Posted by | 短片, 社區網絡, 街坊的生命故事, 水深火熱的人們 |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