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區更新電視台:深水埗k20-23重建區台

錯過了皮影戲的朋友不可錯過…

皮影戲 上集

皮影戲 下集
全長十六分鐘
 
(以下是獨立媒體的朋友寫的報導) 

影戲.離不開.深水埗

一班深水埗重建區街坊在復活節當天做了一齣皮影戲,用真摯的情感告訴全世界,他們相處之中的手足情深,為什麼他們離不開深水埗這片小天地。

 

皮影戲裡,上演著他們在這個快樂園地裡發生的點滴和期望——

賣花的老伯看著在街上快快樂樂地跳飛機的車房三姊妹長大;

小女孩終於夠十六歲,可以名正言順到遊戲機中心打機,得到老闆的一句生日快樂之餘,還得到一支汽水作禮物。

 

是這些溫馨的社區生活,被一頭叫政府的猛獸所摧毀。一說賠錢收地,一切在社區累積的,差點在頃刻間歸於無有。發展是不是硬道理?街坊潘伯說:「錢不是萬能,也不是每樣東西都買得到,所以我們都不想搬走。」始終,社區中的人情味不能用金錢來量化和收購的。而留在社區生活的心願,也在戲裡實現了。

 

演當天,有一位以往在重建區附近工作過的觀眾說,她在那邊生活了五年,發現事情慢慢的演變:在舊區中會有看似漂亮的新樓建起來,與四周的唐舊顯得格格不入;街坊沒理由要被逼接受,卻不能發表自己的意見。

 

現在,重建區的街坊,每晚八時準時在車房等待與發展局長林鄭月娥一起吃頓家常便飯,向她訴說在這片小天地生活的點滴,告訴她為什麼他們離不開深水埗,期望留在社區生活的心願得以成真。

文:樂欣
片:影行者

26 三月, 2008 Posted by | 皮影戲, 短片, 社區網絡, 街坊的生命故事, 媒體報導, 市民意見 | | 發表留言

我看見雷伯 (文╱阿島)

我看見雷伯

文╱阿島

雷伯

事情從來不算開天闢地。在深水埗元州街興華街一帶重建項目,既非這城舊區拆卸大計的初始也遠未到最後;街坊的抗爭語言清新活潑,其實也是有所承延,所謂「快樂革命」也曾見諸於利東街和皇后碼頭運動之中。

這次展覽就發生在灣仔,一個當初H15 關注組也辦過令人難忘的「整整一條利東街」展覽之地:攝影師將每棟建築物攝下,然後經過龐大的相片調校工作,整條利東街延開在展場上,它不立體,比起購物區的廣告板不算龐然,它的真實也不是絕對,但仍然震撼——利東街就在展場毗鄰,而展場裏竟然有人花這麼大的氣力去說明維持一條街道完整之必要,與美。我因而明白,躺在利東街上的真實建築,對城市裏的人來說已完全失去繼續存在的說服力。

又一次,我看見那種力氣。利東街關注組把建築物放大,深水埗放大的是人。十八幅三米多高的畫,一張畫一間舖,門前是該戶人,文字部分是他們自述的故事。幾年努力,街上展覽、「落區」的記者、《重建.重見》等書,已為逐家逐戶立下庶民傳。

他們的故事仔細得可說離題:文具店老闆會在人群前細數自己曾是小號手、救生員,人們問他今天還會吹小號嗎;他們道陳年情事;又或在自許「我貼嚮玻璃樽上嘅招紙冇人夠我貼得直。」「相比喜帖街的『特色』,深水埗像平常人家,沒什麼特別。

」一位參與者說。深水埗抗爭不算是一次搶眼的「招徠」,不符合政府的古生物學和古蹟要求而留下,也因此成就一場更根本的價值觀的詰問:一個人,一間舖,一種生活,有時比你的溫暖和歷史更長,也或僅此而已。她╱他們在維護,你懂不懂尊重?

照片裏,筆直站在中間的叫雷伯。他不是舖戶,不會弄花牌,沒有研製出老字號醬油。他是一名「一開始就在那裏」的住戶,從內地來港的知青,家裏沒什麼家俬書就有很多。他令我想起在利東街樓梯口賣手飾的may 姐,她也不是弄喜帖的,更沒有正式的舖。趕走他和may 姐,不會令某種傳統工藝絕種,不會令「特色」的空間消失。但他們是那種「我手上沒有籌碼,有的就是價值觀」式人物,為抗爭輸送神奇能量,雷伯冷靜may 姐激烈,在警察官員面前毫無懼畏。而他們也在落寞中簽紙同意離開,之後繼續回來支持。

罵他們簽下同意書顯其自私偽善的人相信更多,因為誰能夠容忍,這份堅持好像毋須付上「無法生活」的代價?但,他們都會活下去,你在他們身上看到的另一種價值觀,會在這個社會繼續流淌。

明報 2008-03-11世紀版D04

12 三月, 2008 Posted by | 街坊的生命故事, 媒體報導, 一家一畫街頭藝術展 | 發表留言

街坊「小可愛」 文╱呂文珊

明報 2008-03-11世紀版D04

街坊「小可愛」     文╱呂文珊

    編按:舊區重建的故事一再重演,深水埗的街坊又經歷了製作抗爭語言、復又被政府和社會無視、被告上法庭,剩下的少數住戶舖戶堅持溫柔對話的局面。發展局長林鄭月娥剛為這四年抗爭宣判無效,將「K20-K23 項目」定為非古蹟非拆不可。原每晚於興華街十一號地下車房吃飯的街坊,這星期起預備局長的坐位和碗筷,等待局長來吃家常便飯。究竟街坊是破壞社會的劣童抑或不是,且讀讀這位作者所寫深水埗街坊畫展觀後感。

 

    上周六下午,我參加了一個畫展的開幕禮。一眾創作者和嘉賓剪綵,又在花牌前與「政府官員」合照,大放彩帶禮炮,鎂光燈閃過不停。及後,創作者們帶領觀眾欣賞自己的作品,他們講解的自豪,我們聽得趣味盎然。

 

    這不是什麼著名或新冒起的藝術家的畫展,而是深水埗重建區街坊的圖畫故事展。十八間在深水埗重建區的小商舖、十八幅差不多兩米高的大畫、十八個生活點滴和故事,曾在他們生活過的街道上展出,現在於灣仔集成中心的展廊再次展示出來。嘉賓馮美華致辭時說,近年來社會運動往往搞得很「行」(與政府對抗),但這次她在憤怒中看見快樂。

 

    街坊之一、新忠花店的黃生,特意為這次展覽製作花牌,上面寫着「我愛深水埗街坊」。剪綵時,街坊們亮出各自在工作上的工具剪刀,如花剪、鐵剪等,而嘉賓們的剪刀則是另一街坊小店威龍文儀提供的美勞剪刀。他們相信政府官員願意聆聽,林鄭月娥未能前來,不打緊,我們弄一個林鄭面具,與「她」分享我們的生活故事。年近七十、潘拾園藝的潘伯站在自己小店的圖畫前,滔滔不絕與眾人分享他多年來在園藝方面的心得——向東邊的植物會生長得最好、秋季花兒開得最多最美、水仙花球底部凹進去就是雙托的……觀眾們直叫他作花神。金泰汽車的李生面對群眾比較腼腆,街坊和義工七嘴八舌幫忙搭腔,原來他的小車房就是街坊們的聚會所……

 

    強大的尊嚴

 

    整個開幕禮洋溢着街坊們對自己在深水埗的生活感到滿足、快樂和自豪,表現出他們的自信、尊嚴、和在生活中沉積下來的智慧和鄰里關係。

 

    在暮年面對重建的潘伯,我們在他的臉上找不到自卑,沒有被重建影響而認為自己被時代巨輪推倒、無可奈何要結束營業的自卑,沒有因為不被社會認同和重視的自卑。在潘伯旁的義工朋友臉上有擔心的表情,擔心潘伯沒有說出重點,就是重建對他的影響。不用擔心,潘伯的自信、潘伯對園藝的熟悉和熱情,及至每一位街坊的每一個故事,都是最卑微而又最強大、最實在的說明。

 

    因為這是一場不一樣的社會行動。

 

    總覺得一般的社會運動裏有一種頑童、或被視為頑童的傾向。這並不是說社會行動者是頑童,也不是說社會行動破壞社會的和諧和秩序之類。

 

    教書的友人分享,頑童之所以「頑」,大多有其因由和故事,只是不被看見和關注。頑童或許曾經努力表達過他的需要,但遭漠視。於是他搗蛋、吵鬧、破壞、不讀書、離家出走,甚至?手自毁。他透過這些行為呼救,但這些行為並不直接反映他的問題和需要。細心的師長或者會問「為什麼」,與他努力溝通,漸漸發現這些行為背後的根源。但更多的情况是責罰打罵,多次不改則標籤為「生性頑劣」。問題都沒有處理過,又如何改?

 

    早前在「漫畫騎劫社運」的活動中,社運朋友分享說,示威請願街頭劇等等,做是做了,卻不被看見,傳媒有時連半張圖也不刊。在策劃社會運動中,如何引起人們對議題的關注是重要的一環,我們在五花八門的表達方式上也能看見其中的努力。長毛梁國雄的示威行動中,往往喊出最直接的口號,但傳媒的報道只是「長毛又示威了」。社會運動裏的頑童特質——那麼「頑劣」那麼「對抗」,把社會運動推進頑童的困境裏——不被看見、聆聽、重視和了解。社會裏,大意的「師長」把這些行動一一約化成「又來了」。

 

    可愛的街坊,親愛的官員們

 

這種師長與頑童的關係並不為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所樂見。公民社會中,市民與市民之間應能平等而睿智地討論各種問題,而市民更是授權政府管治社會的主體。「頑童」的位置不單把社會行動的議題約化消音,更是對行動參與者直接的傷害——把市民表達意見的權利╱義務定義成「搞事」,把應該擁有權力的市民轉化成弱勢的被統治者。

 

    深水埗重建區的街坊何嘗不曾面對同樣的問題?街坊原本生活得好端端的,政府一聲重建打破他們的生活方式;而提出「繼續我們的生活方式」這等卑微要求的街坊,竟被視為「阻住地球轉」的攪事分子,被指「唔知想搏乜」,把他們告上法庭。他們被打進「頑童」的角色。然而,通過他們的圖畫和故事、通過這個展覽的模式,「離不開.深水埗」活起社區圖畫故事展把街坊的生活重新立體化地展現出來,街坊們自己也重新獲得尊嚴和力量。街坊們不在對抗,而是有尊嚴地、平起平坐地,告訴有關當局、告訴市民,一些他們在重建問題上或許忽視了的東西。

 

    面對這樣一群會在公開信開首稱呼政府為「親愛的」的可愛街坊,政府的官員們,你們會如何理解和面對?馮美華在致詞末段時,因看見街坊戴着面具扮林太,她也即興扮起林太來,回答街坊給政府的公開信,說,你們告訴我的生活故事,我聽了很感動,你們問我會否保存你們的生活方式,我的答案是:一定會!

 

12 三月, 2008 Posted by | 街坊的生命故事, 媒體報導, 一家一畫街頭藝術展 | 發表留言

大家睇,今日報紙講咩…

活 出 深 水   K20 圖 亡 冊

奧 斯 卡 最 佳 電 影 叫 《 No Country For Old Men 》 , 挪 用 片 名 以 喻 港 , 近 十 年 恰 恰 是 齣 《 No City For Old Town 》 , 新 樓 新 商 場 儘 管 起 到 勁 臭 寸 浮 誇 , 對 待 舊 區 , 一 律 爽 手 以 英 文 字 加 數 字 打 發 , 深 水 元 州 街 至 興 華 街 一 帶 , 「 重 建 名 」 K20-22 。 老 街 坊 幾 十 年 逐 吋 打 拼 而 來 的 基 業 , 可 被 當 成 電 腦 檔 案 Rename 完 後 Delete , 社 會 如 此 運 作 法 , 不 能 怪 新 一 代 急 功 近 利 3 歲 就 志 願 發 達 。
大 限 將 至 前 途 未 卜 , 然 而 面 前 的 日 子 還 得 好 好 過 , K20-22 區 內 幾 十 位 舊 街 坊 聯 同 義 工 , 以 圖 畫 及 故 事 記 下 他 們 在 深 水 最 甜 美 的 生 活 , 年 來 引 起 廣 泛 注 意 , 最 近 更 過 海 殺 入 灣 仔 展 出 。 「 唔 係 集 體 回 憶 , 係 生 活 ! 」 義 工 再 三 強 調 。 願 他 們 以 後 的 日 子 也 同 樣 生 動 而 鮮 活 。

記 者 : 劉 嘉 蕙
攝 影 : 楊 錦 文

<img alt="">

周 炳 光
掛 洗 衣 賣 膠 轆


zoom
人 家 掛 羊 頭 賣 狗 肉 , 我 掛 洗 衣 賣 膠 轆 。 呢 度 上 手 做 洗 衣 , 我 頂 做 , 我 做 車 房 33 年 , 我 企 度 就 係 生 招 牌 , 所 以 使 乜 換 招 牌 ? 但 個 招 牌 最 近 俾 橫 額 遮 住 !
做 車 房 係 我 志 向 , 爸 爸 都 係 呢 行 , 我 好 鍾 意 呢 間 舖 , 租 平 位 置 好 , 仲 放 得 落 我 兩 部 靚 車 , 一 部 白 色 老 爺 車 MG , 車 牌 1951 亦 係 出 廠 年 份 、 仲 有 部 黃 色 開 篷 MINI , 好 型 , 我 得 閒 就 去 兜 風 , 次 次 都 好 多 人 望 , 搞 到 朋 友 唔 敢 再 坐 我 車 。 遲 如 果 搬 , 都 唔 知 邊 度 搵 咁 大 地 方 安 置 佢 呀 。
我 隻 鸚 鵡 靚 唔 靚 ? 佢 叫 Bobo , 好 嗲 , 有 時 會 幫 我 鬚 , 不 過 好 少 講 。 我 以 前 養 過 隻 綠 色 , 好 多 嘴 , 見 到 女 仔 都 嗌 靚 女 , 街 坊 成 日 睇 佢 , 識 佢 仲 多 過 識 我 老 婆 , 餵 好 多 朱 古 力 同 糖 佢 食 , 不 過 前 幾 年 過 身 , 屋 企 人 搵 人 幫 佢 整 個 標 本 , 家 擺 屋 企 , 街 坊 仲 係 不 時 問 起 佢 。

Nike 眉 的 狗

養 寵 物 係 我 嗜 好 , 我 度 養 過 走 地 雞 同 黑 色 沙 皮 狗 。 試 過 有 客 旺 角 見 到 我 隻 狗 , 返 話 畀 我 聽 。 點 解 咁 都 認 得 ? 我 隻 狗 有 條 白 色 Nike 眉 , 係 細 佬 貪 得 意 畫 落 去 。 隻 雞 呢 , 每 日 都 生 蛋 , 我 會 去 畀 老 婆 食 。 有 排 幾 個 中 港 客 又 試 過 低 穿 山 甲 同 貓 頭 鷹 畀 我 養 。 家 去 晒 邊 ? 全 部 送 晒 畀 人 啦 。 呢 度 都 唔 知 幾 時 搬 , 早 幫 佢 搵 住 好 人 家 嘛 。

zoom

■ 毛 色 極 靚 Bobo , 周 生 話 免 招 搖 甚 少 亮 相 。

zoom

■ 阿 女 結 婚 , 黃 色 MINI 用 做 花 車 。

蘇 大 揮
飲 杯 茶 食 隻 蛋

影 相 好 呀 , 入 坐 呀 , 最 近 都 好 多 記 者 訪 問 。
( 蘇 婆 婆 : 水 滾 , 飲 潮 州 茶 呀 ! )
我 阿 爺 代 開 始 做 茶 葉 , 爸 爸 深 水 開 舖 50 幾 年 , 我 本 來 考 到 海 關 , 不 過 爸 爸 想 我 茶 莊 幫 手 。 前 兩 年 佢 過 身 , 我 同 媽 媽 更 加 決 心 要 守 住 間 舖 。
( 蘇 婆 婆 : 唔 好 講 住 ! 等 人 好 好 飲 杯 茶 先 ! )
呢 排 附 近 好 多 舖 唔 見 , 百 年 老 字 號 劉 成 和 醬 園 都 收 檔 , 真 係 好 心 酸 … …
( 蘇 婆 婆 : 飲 完 喇 ? 飲 多 幾 杯 啦 , 對 身 體 好 呀 。 )
( 蘇 婆 婆 : 食 隻 茶 葉 蛋 啦 。 )
我 阿 媽 整 茶 葉 蛋 好 出 名 , 好 多 人 專 程 買 完 茶 , 都 問 我 有 冇 茶 葉 蛋 , 我 潮 州 人 平 日 就 係 飲 功 夫 茶 、 食 潮 州 粥 、 茶 葉 蛋 就 夠 … …
( 蘇 婆 婆 : 食 完 喇 ? 食 多 隻 啦 , 唔 鍾 意 食 黃 可 以 食 蛋 白 。 )
真 係 好 唔 想 搬 呀 , 搬 過 幾 次 啦 , 見 過 有 幾 間 老 舖 去 第 二 區 , 熟 客 唔 見 晒 , 好 難 做 落 去 … …
( 蘇 婆 婆 終 於 放 下 茶 葉 蛋 : 搬 到 阿 婆 都 驚 呀 ! )

zoom

zoom

■ 蘇 記 茶 莊 , 圖 畫 門 面 的 燈 籠 最 像 真 。

林 偉 強
沒 有 哨 牙 的 哨 牙 林

我 老 竇 先 係 哨 牙 林 , 我 都 冇 哨 牙 ! 佢 69 年 就 度 做 生 意 , 改 呢 個 名 要 好 有 勇 氣 , 會 俾 人 笑 , 不 過 擔 保 全 世 界 只 此 一 間 , 唔 使 申 請 專 利 !
我 小 學 五 年 級 就 舖 頭 幫 手 , 時 仲 聽 到 海 浪 聲 , 家 就 連 個 海 岸 都 唔 知 去 邊 ! 細 個 去 游 水 唔 使 買 水 泡 , 用 車 入 面 黑 色 內 膽 就 得 喇 ! 我 呢 度 車 胎 , 幾 百 至 幾 千 蚊 都 有 , 平 同 貴 , 咪 又 係 地 上 面 碌 ! 所 以 人 好 多 時 都 係 買 虛 榮
同 樣 道 理 , 世 界 上 有 咁 多 間 膠 輪 公 司 , 間 間 咪 差 唔 多 ! 所 以 平 時 訂 貨 , 主 要 係 睇 邊 間 接 電 話 把 聲 好 聽 ! 如 果 係 麻 甩 佬 聽 , 就 唔 幫 襯 啦 。 記 得 有 間 公 司 個 女 仔 把 聲 特 別 溫 柔 , 一 定 係 好 女 仔 啦 ! 於 是 我 一 日 打 幾 次 電 話 訂 貨 , 順 便 同 佢 傾 偈 。 傾 成 兩 年 , 終 於 鼓 起 勇 氣 , 請 佢 睇 許 冠 傑 演 唱 會 , 為 顯 示 我 大 方 , 我 仲 請 埋 佢 幾 個 同 事 睇 ! 結 果 ? 家 個 女 仔 咪 係 我 老 婆 年 佢 公 司 仲 多 好 多 生 意 ! 但 係 老 婆 要 收 埋 唔 可 以 立 亂 畀 你 見 。
有 乜 打 算 ? 唔 知 呀 。 家 班 街 坊 同 政 府 傾 留 低 方 案 , 希 望 有 得 留 低 , 度 生 活 咁 耐 , 真 係 唔 捨 得 。

zoom

zoom

■ 哨 牙 林 膠 輪 公 司 的 林 生 嫌 幅 畫 唔 似 , 「 我 間 舖 多 好 多 貨 ! 」

一 圖 一 故 事


zoom

zoom

■ 富 貴 城 遊 戲 機 一 蚊 打 兩 鋪 機 , 是 平 民 遊 戲 天 堂 。

zoom

zoom

■ 圖 畫 中 的 人 面 呢 ? 採 訪 當 日 , 百 年 老 字 號 劉 成 和 醬 園 已 掛 上 結 業 告 示 。

zoom

■ 重 建 區 圖 畫 故 事 引 來 傳 媒 廣 泛 報 道 , 藝 術 令 舊 區 重 生 。

zoom

■ 展 覽 共 展 出 18 個 街 坊 故 事 , 全 部 都 是 用 心 之 作 。

離 不 開 . 深 水 活 起 社 區 圖 畫 故 事 展

日 期 : 即 日 至 3 月 31 日 ( 11:00am-8:00pm )
地 點 : 灣 仔 軒 尼 詩 道 302-308 號 集 成 中 心 集 成 畫 廊

3 月 份 展 覽 活 動 預 告

自 編 自 影 皮 影 戲
日 期 : 3 月 23 日 ( 3:00pm )

紀 錄 片
日 期 : 3 月 29 日 ( 7:30pm )

查 詢 : 9421 6235 ( 黃 先 生 )

10 三月, 2008 Posted by | 社區網絡, 街坊的生命故事, 媒體報導, 一家一畫街頭藝術展 | 發表留言

王麗珍﹕市區重建改善生活 保育建議宜早提出 (明報 2007年9月3日)


王麗珍﹕市區重建改善生活
保育建議宜早提出 200793

最近我留意到有保育團體聯同深水一些重建項目的街坊,透過漫畫展覽,表達他們對保留舊區的情懷和對補償安排的不滿。看到這些報道令我也想抒發一下個人感受。

其實,房協參與舊區重建已是70年代的事,那時叫做「市區改善計劃」,主要是重建一些低商業價值和較小型的住宅項目。及後政府於1988年成立土地發展公司(土發公司)推行市區重建,後來又在2001年成立市區重建局(市建局),取代土發公司的功能。市建局成立初期,承諾在5年內率先展開25個前土發公司已公布的重建項目。這些重建項目公布後,個別業主便一直不願投放金錢做維修,以致部分樓宇殘破程度日益嚴重,甚至對公眾及路過途人構成危險。這25個項目包括觀塘的大型綜合發展和衙前圍村等,項目涉及龐大的資源投放。

事實上,居住在這些舊區、居住環境極待改善的居民,一直要求政府盡快履行重建承諾,以改善他們的生活質素。惟當時市建局剛成立不久,卻要即時承擔龐大的資源去推行舊區重建項目,財政上的壓力可不少。適逢當時地產市道不景,政府改變了公共房屋政策,不再撥地給房協興建公屋或出售的資助房屋,但邀請房協與市建局建立策略伙伴關係,推行市區重建。在2002年簽署的合作備忘錄上,雙方並同意將7個較細規模的項目交由房協推展。

房協在這7個重建項目上,需要依照市區重建局條例和政策,負責收購、賠償、清拆、規劃及發展,並承擔一切財務開支。事實上,在當時的地產市道下,我們預計項目扣除發展收益後,仍需面對虧損。儘管如此,我們仍樂意肩負這項社會使命,希望能加快改善舊區的居住環境。

位於深水區的4個重建項目,房協於2004年公布展開,並按照市建局的收購補償準則和安排進行有關工作。經過一年多的努力,房協成功安置了170個舊區家庭,而絕大部分業主亦已接受補償建議。政府已於2005年7月宣布收回這4個重建項目的土地,而有關業權亦已於2005年10月15日復歸政府所有。

可是,目前仍有小部分居民因為補償問題一直拒絕交回物業,當中有些住戶佔用的地方並不合法,屬公眾地方或是非法僭建的天台屋。我們亦已按其個別特殊情,提出比法例要求更寬厚的恩恤補償建議,但部分人士提出的要求遠遠超過法例所訂的補償額。

愈遲離開 愈多補償?

面對此等不合理的要求,基於公平、公正及善用資源的原則,我們實在難以接受,亦相信大部分公眾人士支持我們的立場。但無論如何,我們仍會不斷努力和他們商討,希望能達成補償協議。

對於舊街坊和商戶的懷舊情懷,我也身同感受。但眼看九成住戶已經搬出,樓宇殘破嚴重,四周環境變遷,心想為什麼有些居民堅持留下,並謾罵房協和污衊我們的前線職員?莫非他們真的相信愈遲離開,便可得到愈多補償金額的傳言嗎?

我亦非常欣賞舊街坊的漫畫,這些也是將來我們講述居民生活歷史的好材料。但我希望將來再推行重建計劃時,若有保留舊區情懷的建議,可以盡早提出,以便從詳考慮,尋求能夠平衡各方面要求的安排。深水的4個重建計劃已公布了十多年,到現在才提出這些建議,只會換來公眾的誤解和不和諧的情緒,對市區重建工作並無益處。

【王麗珍是香港房屋協會執行總幹事】

11-9-07  街坊回應

致房協:說保衛生活和社區的故事—不是懷舊 非為賠償

香港房屋協會執行總幹事王麗珍女士早前在《明報》撰文指我們舉辦街頭藝術展是因為誤信越遲走可得越多賠償,才提出保留舊區的懷舊思想。

不甘房協只談賠償清拆 另覓討論角度

重建工作展開了三年,王女士從未落區與我們見面。街坊看到王女士上述的言論非常震驚。我們不是懷舊。透過掛滿一整條街的漫畫和故事,訴說我們在這個地方生活得最自豪的生活經驗,是為了在房協只談賠償清拆的議題外,另覓舊區生活的討論角度。

十多年前,政府曾說要重建深水埗,卻沒向街坊提供具體資料。我們只知道政府要「拆樓」,但何時拆,是否真的拆,一概不知。全無音訊地到了二零零四年,政府突然宣布重建。不久,一隊隊房協的人兇神惡殺的來登記,說的話次次不同。

很多街坊遲至零五年七月才被房協叫去開會。經理拿著我們不明白的條例照稿讀,不肯解釋。

零五年十月我們在街頭集會,幾十戶街坊(當中不乏婆婆伯伯)一早已站在街上等,加入的街坊越來越多,義工講解後,才知道政府說重建是要「以人為本」地改善我們的生活。幾個婆婆惶恐地說,不知道原來自己可以安置上樓,房協的人說她們不合資格,叫她們在自稱不要求安置的文件上簽了名,為此而很久睡不著覺。

只求維持原本的生活 可以不要賠償

由那一晚起,街坊決定成立關注組,我們要自己搜集資料,讓老人家都要聽得明白究竟發生什麼事。在零五年十一月的居民大會裏,關注組已累積了一百六十多個求助家庭的個案,他們都無法在房協「拿賠償走人」的安排下安頓生活。亦由那時開始,想留下來的街坊不斷在大小會議向房協公開表示:如果可以讓我們待重建後回來原本的地方生活和工作,我們可以不要任何賠償——因為錢解決不到重建帶來的困難。房協每次都說相同的答案:不要再提回來!我們不會考慮!我們只會以錢解決問題。你們要把損失化成一個數字。如你們不開價就告上法庭。

街坊不是一個銀碼 決意用圖畫紀錄生活故事

後來我們想,為何房協從來都不聽我們想留下的原因?於是舖戶和住户策劃了這次畫展,用圖畫和文字紀錄我們最開心的故事。那些圖畫的主角有蔬果舖、醬園、鞋廠、茶莊、車房、花牌檔……我們幾代人一直在這地方生活工作了幾十年,最久的已有一百零四年,不求賺很多錢,總之靠自己,養活一家大小,仔女有學費交,有飯開,就已心滿意足。如果搬走了,附近樓價租金貴很多,我們只會被迫結業和失業,我們真的不捨得。

到了今天,我們已有十多戶被房協告上法庭。圖畫中有幾位老街坊在自己的舖頭去向未明之前便過身了,剩下的人要陸逐走上法庭向法官自辯為何要霸佔官地。街坊探訪一位患重病而被控告的老婆婆,那天她拿著法庭傳票哭得跪在地上問:「我和亡夫幾十年來老實做人,守住這間舖,點解我今天會變成被告?」我們不懂回答,只有陪著婆婆流眼淚,因為我們自己、父母或祖父母,都成為了被告。現時區內還剩下五十多戶,房協說留下來的都同一命運。

誰毁滅了社區?誰只看見銀碼?

在房協還未空降的深水埗,是一大班基層市民勤勤懇懇地生活的土壤。這裡賺不了大錢,卻可讓我們在互相幫助下建立有尊嚴、有感情的社區。視重建為一盤生意的房協只仰望著重建後每幢五六十層高的商場住宅帶來的超級利潤,毁滅了原本大家可一直生活下去的社區。我們不禁要問:到底是誰的眼睛只看見了銀碼?!

王麗珍女士,你聽明白了麼?這就是你口中所說那班貪錢街坊的故事了。如你仍認為我們太遲出聲,太貪心,我們也不會因為你的涼薄而沉默,我們要把故事紀錄下來,把故事說下去。

〔一群住在深水埗重建區的住戶和舖户街坊〕

 

7 九月, 2007 Posted by | 媒體報導 | 王麗珍﹕市區重建改善生活 保育建議宜早提出 (明報 2007年9月3日) 已關閉迴響。

組圖:香港舊區;重建戶:生活無價(大紀元8月13日)

組圖:香港舊區重建戶:生活無價
街頭大型圖畫展 望政府重視保育

http://www.epochtimes.com/b5/7/8/13/n1799899.htm

29 八月, 2007 Posted by | 媒體報導, 水深火熱的人們, 一家一畫街頭藝術展 | 發表留言

老 街 坊 繪 畫 反 收 樓(蘋果2007年8月27日)

老 街 坊 繪 畫 反 收 樓 蘋果2007年8月27日

【 本 報 訊 】 哨 牙 林 膠 輪 公 司 、 劉 成 和 醬 園 … … 平 凡 但 親 切 的 街 邊 小 店 , 因 政 府 重 建 而 被 迫 結 業 。 昔 日 人 情 味 濃 的 深 水 興 華 街 、 元 州 街 地 段 , 現 被 市 區 重 建 局 及 房 屋 協 會 喚 作 冷 冰 冰 的 「 K20-23 重 建 區 」 , 商 戶 住 客 搬 的 搬 、 走 的 走 , 現 只 餘 下 約 60 戶 繼 續 「 死 守 」 。 一 班 老 街 坊 跟 依 然 拒 絕 遷 出 的 居 民 昨 在 銅 鑼 灣 行 人 專 用 區 舉 行 「 重 見 . 重 建 」 一 家 一 畫 對 抗 收 地 惡 法 集 會 , 展 出 多 幅 繪 畫 出 舊 區 生 活 的 圖 畫 , 表 達 對 房 協 強 行 收 樓 、 收 舖 , 但 賠 償 安 排 不 善 的 不 滿 。

滿

28 八月, 2007 Posted by | 媒體報導, 水深火熱的人們, 一家一畫街頭藝術展 | 老 街 坊 繪 畫 反 收 樓(蘋果2007年8月27日) 已關閉迴響。

明報2007-08-28

深水商戶,圖畫說故事……

我老豆叫哨牙林,佢由1969 年就 鰠

呢個舖做車胎生意鮁腬!係呢行鮋老前輩,左鄰右里都識得佢。我懐鰠度鮋時候,元州鸷都未有。佢開舖鰟時諗唔到舖名,佢一班好朋友推薦佢就叫間舖做哨牙林膠輪啦,信譽保證嘛!

我小學五年級開始就同我家姐鰠度幫手,我鰟時去游水唔使用水泡鮁,用車胎入面黑色鰟 D 內喉就得鮁腬!我大個鰦之後,因為打電話訂貨,聽到個文員女仔把聲好聽又溫柔,一聽就知好女仔啦!於是我就成日打電話訂貨,同佢足足傾鰦成年電話至見面, 最後仲娶鰦佢做老婆?,真係千里姻緣一線牽!鰟一年,佢公司多鰦好多生意鮁!而家我同仔女同老竇三代同堂,唔知幾開心!

諗返以前,我懐一路生活得好好懐,水災股災SARS 都捱得過,估唔到比政府重建一手摧眦我懐咁多年鮋根基,對我地一家好大打擊。

我鰠1986 年由大陸鈬香港,就鰠我老公個樓梯檔看舖。我初時人生路不熟,又唔識廣東話。我留鰠舖頭聽電話,仲要一邊湊住三個細路,鰠個舖度煲粥仔同餵奶,一個人一腳踢。

諗返鰟時好彩D 街坊都好幫忙,我開張脇仔鰠樓梯口畀D 仔女鲻覺,我又怕阻住人出入,隔籬膠片舖好好人,唔介意畀我張脇泊近佢。有時D 細路會周圍走,街坊都好幫忙過鈬問候下,提我唔好畀小朋友走出馬路。有佢懐關心,我好珍惜,真鮋,呢D 街坊感情真係好難得。

我為鰦政府重建喊左好多次,我D仔女仲讀緊書,個個都好乖,無鰦呢個檔,又收埋我懐間天台屋,交租都已經負擔好重,搞成咁樣我好激氣。

好彩D 街坊成日安慰我,我先諗返自己以前幾堅強,點都要萦落去!

28 八月, 2007 Posted by | 媒體報導, 水深火熱的人們, 一家一畫街頭藝術展 | 發表留言